• <nobr id="cjpor"><address id="cjpor"><dd id="cjpor"></dd></address></nobr>
  • <bdo id="cjpor"></bdo>
      1. <option id="cjpor"></option>
        <track id="cjpor"></track>

        1. <tbody id="cjpor"></tbody>

          <progress id="cjpor"><nobr id="cjpor"></nobr></progress>
          1. <bdo id="cjpor"></bdo>
            1. <bdo id="cjpor"></bdo>
              1. 東渡“留學”去日本種花椒

                2019-03-05 15:59:27來源:四川日報
                字號:

                    多年前
                    新西蘭人為了將獼猴桃賣到日本專門赴日建小型種植基地如今

                    為了把花椒賣到日本 兩個四川人打定主意——今日話題
                    川椒“走出去”  

                    “天氣轉暖了,長得就是快。”3月2日,翻著手機里的花椒苗照片,王正勝看了又看。給王正勝傳來照片的,是周易雨。就在2月底,兩人剛在成都碰頭,商量青花椒的育苗、移栽和未來業態。
                  這兩個四川人先后踏進花椒種植行業,去年夏天,又合伙在日本山口縣、大阪泉佐野市分別承包土地300畝、200畝,帶去四川的青花椒種子和技術,在一塊從未種過花椒的土地上摸索。
                  他們和同行都期待,四川青花椒能在異國他鄉開花結果,打開日本這個海外最大的花椒消費市場。

                    出海的沖動:賣花椒不如種花椒  

                    國內花椒市場競爭日趨激烈,急需拓展海外市場。但把花椒賣到日本,并非易事
                  王正勝、周易雨的身份,分別是四川蜀農川椒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日本大阪津宇株式會社股東。
                  “這事是我在挑頭。”南充人周易雨說,做夢也沒有想到,在日本折騰了4年后,會和父輩一樣種起了花椒,“而且是跑到日本去種。”
                  2015年,周易雨到日本大阪做再生資源回收生意,現在已在大阪一帶的華人圈中小有名氣。得知他來自四川,餐館總會委托他采購花椒。“主要是青花椒,因為麻味比較淡,更能讓日本人接受。”周易雨說,把青花椒賣到日本的想法就在腦海里萌生了。
                  不只是他,打開新市場,其實是四川花椒業的共識。
                  去年,四川花椒種植面積已突破510萬畝,年產干花椒約9萬噸,種植面積和產量均位居全國第一。但緊隨身后的陜西、甘肅也在不斷擴大種植面積,且依托成本和價格優勢不斷蠶食四川花椒的國內市場。在省花椒產業聯盟秘書長王明玨看來,打開國際市場已成川椒的當務之急。四川花椒出口比例僅1%,“走出去”的節奏亟待加快。
                  日本,是業內公認的四川花椒出口的理想地。
                  “‘四川料理’在日本非常受歡迎。”中日友好協會都市經濟交流部部長郭寧說,在日本街頭,川菜館出現頻率僅次于拉面館,而且這些川菜館的生意異常紅火,“往往需要提前一兩天預訂座位。”據日本餐飲業協會的估計,日本60萬家餐飲店中,有一成左右銷售川菜。
                  有川菜的地方就有花椒。作為“川味之魂”,花椒特別是麻味適中的青花椒更受日本餐飲界歡迎。旅居日本近20年的川菜館老板劉娟說,每年她都會帶領日本廚師回中國采購川菜配料,重中之重就是花椒,“當地價格普遍比國內貴一倍兩倍。”
                  有利差,就有“走出去”的沖動。但包括王明玨在內的多數人都認為,“走出去”并非是大規模到海外種植,而是把四川的花椒賣到國外去,“這樣,不僅把種植、加工和貨物流通帶來的就業和利潤全部留在四川,還能增加農民收入。”
                  然而,想把四川花椒賣進日本,絕非易事。
                  在日本東北經營農場的黑龍江人張劍告訴記者,出于保護本土農業的考量,日本從官方到民間對于農產品進口極為保守、審慎。這個態度,從關稅層面可見一斑。2017年,日本對進口農產品平均征收關稅已高達400%左右,位居世界前列。關稅壁壘之外,近乎嚴苛的食品安全壁壘也是四川花椒打入日本市場的最大難關。
                  經過短暫的出口貿易嘗試后,周易雨決定:自己種花椒,而且就在日本種。他先在南充順慶區流轉土地“練手”,如今規模已達8000畝。在南充,周易雨遇到了故事的另一個主角王正勝,花椒行業的“老手”,在平昌、蓬安都有基地。“種了七八年了。”王正勝說,國內花椒市場日趨飽和,得想辦法打開新市場。
                  帶著這份期許,去年初,王正勝、周易雨正式開始合作。
                    嚴苛的條件:標準之高堪稱世界之最  在那塊“壁壘森嚴”的土地上,如能適應當地的規則與標準,就可在世界更多地方種花椒
                  到日本租地種花椒,在王正勝和周易雨看來,不完全是為盈利。
                  要在這片土地上種花椒,先得了解日本對農產品有多嚴苛。早在2006年,日本宣布實施進口產品的“肯定列表制度”。該制度下,日本設定了734種農藥、獸藥及飼料添加劑的數萬多個最大允許殘留限量標準(即“暫定標準”);對尚不能確定具體“暫定標準”的農藥、獸藥及飼料添加劑,設定0.01ppm(濃度的百萬分之0.01)的“一律標準”。一旦食品中殘留物含量超過前述標準,不僅產品本身無法進入日本市場,連產地都會被列入“黑名單”。
                  此后,日本再次加碼:“肯定列表制度”將會定期更改農藥、獸藥及飼料添加劑種類和最大允許殘留限量標準。
                  “總體趨勢是種類增加、標準提高。所以,大家都說農產品能過日本的檢測,就不用怕歐盟和美國的標準。”在中國“拜師學藝”、如今在九州島經營川菜館的福岡嘉郎說,日本對農產品的標準之高,堪稱世界之最。
                  農業,在日本被認為是最安穩也是最難以適應的行業之一。日本的農業基礎設施非常完善,灌溉、道路等不用發愁。有掌握了大量資源的農業協會存在,日本農民只負責種植和采收,管理、初加工、運輸和銷售完全不用擔心。
                  但日本的法律制度和市場要素,讓不少投資者望而卻步。
                  首先是法律障礙。《朝日新聞》中國總局記者富名腰隆介紹,根據日本的相關法律,想要在日本租或購買土地從事農業,需滿足每年超過150天從事農業的條件,否則,有可能面臨土地提前收回以及相關罰金、一定時間內禁止進入農業領域等處罰。
                  其次是高昂的成本。福岡嘉郎說,由于人口老齡化嚴重,日本社會勞動力價格普遍偏貴,“人工費比中國高兩三倍,雇傭勞工必須要支付社保費用。”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何況我們本就是來‘拜師學藝’的。”王正勝說,這500畝地只是川椒搶灘日本的“灘頭陣地”,今后擴張的幅度也有限。但依靠這些土地,能夠學習適應日本的花椒種植、管理技術。一旦種出可以在日本通行無阻的花椒,便可以把相關技術、經驗帶回中國,最終讓四川本土的花椒產業受益。
                  換言之,他們所租下的土地,是一塊學習日本農業技術、適應日本市場要求再轉而讓四川花椒產業受益的另類“試驗田”。
                “留學”的意義:先學習再打入市場  摸索適應日本市場的花椒種植、管理技術,促進川椒生產的標準化
                  “之前已經有其他國家在這樣做,而且成功了。”曾在日本當地農協任職的張劍舉例,多年前,新西蘭為了將獼猴桃等水果賣往日本,專門在日本多個縣建立小型種植與展示基地。其間,結合日本對于農產品的標準及規定,新西蘭不斷修正種植、管理技術,最終拿下日本市場。
                  “比如,通過調節灌溉流程和光照、土壤成分,新西蘭把獼猴桃的含糖量降低,讓口感更適中。”張劍認為,王正勝們的“先拜師學習,然后打入市場”的思路稱得上精明又務實。
                  理論上,王正勝們選擇了一條“捷徑”。但是能否走得通還需要時間檢驗。因為,挑戰才剛剛開始。
                  面對法律障礙和高昂成本,“這些我們不怕,來都來了,就要不惜代價地學懂弄通。”周易雨說,當務之急,還是要提高四川花椒種子在日本的出苗率。
                  “出苗率已經超過50%。”據這批青花椒種子的發明人、省植物工程研究院院長吳銀明介紹,這個數據已經接近正常值,“未來還可能會增加。”吳銀明解釋,由于青花椒種子“很懶”,同一批播下去的種子,出苗時間差最長可達一年。
                  育苗是青花椒生根發芽的第一道關卡。
                  日本人也曾嘗試引種花椒。原省林業廳野保處處長胡鐵卿記得,上世紀80年代,日本就曾嘗試引入花椒,試圖實現花椒種植本土化。但最終在育苗上就敗下陣去。
                  “我有信心。”吳銀明說,本次周易雨、王正勝帶到日本的青花椒種子,還沒有正式命名,但已經推廣種植13年以上,在四川的種植范圍北到廣元,南至大小涼山。監測顯示,在四川大地上,這種青花椒第二年即可初次掛果,4—5年后進入豐產期,一般豐產期每畝產量1400—1500斤。
                  出苗只是第一步。在日本種下的青花椒,品質和產量究竟會不會發生變異,誰也沒有把握。日本屬溫帶海洋性氣候,吳銀明希望,在降雨更豐沛的條件下種出的青花椒更“溫柔”,“口感變得更清淡、更清香。”吳銀明說,3月下旬,他將前往日本“蹲點”,現場查看青花椒出苗情況。
                  周易雨則表示,一旦進入種植環節,他將向當地農業協會求助,在采收之后完成品質檢測。就在幾天前,他剛到農協上了第一課——種植技術分類。
                  在日本,種植技術共分為三類,分別是有機栽培,100%不允許使用農藥;特別栽培,比普通栽培的農藥使用減少50%;普通栽培,可參照日本標準正常使用農藥化肥。三類標準種出來的農產品,價格依次從高到低。
                  而周易雨的想法是,把三類技術在種花椒上全部嘗試一遍,“反正是試驗田”。他已經委托中方技術人員和日本農協,希望他們能夠全程記錄下三類種植技術的流程以及最終質檢結果,“什么時候掌握了標準流程,什么時候回四川推廣。”
                  “我們都希望他們能夠成功,把經驗帶回來,帶動整個產業提檔升級。”一直關注王正勝們的四川幺麻子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長趙躍軍說,“希望這些‘留學生’學到真東西,改變整個產業生態。”記者手記今天多學習 明天少崩潰
                  “如果(在日本種花椒)虧錢了怎么辦?”采訪即將結束時,我向王正勝、周易雨拋出了這個問題。
                  “那就當是繳學費了吧。”他們一直在試圖糾正我的理解:他和別人不一樣,其他人出國種田,選擇的是發展中國家,靠當地低成本要素掙錢。而他們是去日本“拜師學藝”。
                  拜師學藝,這也是采訪過程中,四川花椒從業者對于東渡日本種花椒的普遍看法。
                  “適應市場的人才能活下來。”王正勝的一位合作伙伴王嘉駿說,當他第一次向歐盟出口花椒時,對方提出的各種要求讓他幾乎崩潰。因為,他從來不知道,賣家還要學會給商品“上戶口”“辦身份證”。更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僅僅因為花椒采收提前了三天,就差點被對方退貨……或許,這樣的“崩潰”“想不到”會陸續出現在王正勝、周易雨身上。畢竟,他們闖蕩的日本,農業素來以精耕細作、高標準聞名。
                  “我們能學多少不取決于‘老師’教多少,而取決于我們想學多少。”周易雨說,接下來的日子,他會好好地學習“內功心法”,希望能為花椒業的未來積蓄更多的能量,打開更多的路子。(記者 王成棟)

                責編:劉金鵬

                • 路過

                新聞熱圖

                海外網評

                文娛看點

                國家頻道精選

                新聞排行

                秒速赛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