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br id="cjpor"><address id="cjpor"><dd id="cjpor"></dd></address></nobr>
  • <bdo id="cjpor"></bdo>
      1. <option id="cjpor"></option>
        <track id="cjpor"></track>

        1. <tbody id="cjpor"></tbody>

          <progress id="cjpor"><nobr id="cjpor"></nobr></progress>
          1. <bdo id="cjpor"></bdo>
            1. <bdo id="cjpor"></bdo>
              1. 澳大利亞“笑氣”販賣猖獗 中國留學生深受其害

                2019-01-21 09:45:13來源:中國僑網
                字號:

                中國僑網12月12日電 據澳洲網微信公眾號消息,對于普通人來說,冰毒、海洛因、大麻似乎距離自己很遠,但是在巨大利益的驅使下,毒品已經化身為各種形式,藏匿在尋常生活中。連安眠藥、鎮靜劑、止咳糖漿,都可以搖身一變成為蠶食人生命的毒物。

                各種新型毒品的泛濫,受危害最大的群體是青少年。心智尚未成熟,缺乏判斷能力的他們,可能在不知不覺中就落進了毒品的圈套無法脫身。

                在中國被列為第三代毒品的“笑氣(Laughing Gas)”,正在澳大利亞大肆蔓延,將罪惡的魔爪伸進青少年群體中。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有些“笑氣”供應商還提供了30分鐘免運費送貨上門服務。

                網上下單買笑氣,30分鐘貨到付款還包郵

                最近,澳大利亞青少年學生圈似乎秘密地刮起了一陣“笑氣”風:在考試季期間,一些學生通過吸食笑氣來“減壓”;而到了畢業季,一些畢業生則通過吸笑氣來“找刺激”或是“尋樂子”。

                澳媒《珀斯周末時報》派了個記者假裝學生從網上買笑氣,結果讓人驚呆了:笑氣跟訂外賣差不多。

                記者先是偽裝成一位普通的大學生,用Jane這個化名在網上訂購了100個笑氣彈,對于大批量的訂購,該網站并沒有實任何身份信息或者使用意圖,一個笑氣彈竟然只要1澳元。剛下單還不到半個小時,就接到了一個電話,叫她去停車場去拿“貨”。

                送東西的是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的快遞小哥,小哥把訂單拿出來后,叫Jane簽了字,然后收了費就走。

                Jane問:“我該給你多少運費?”

                “我們包郵。”小哥說。

                啥? Jane簡直驚呆了:原來買笑氣不僅比訂個披薩還方便,而且還要便宜地多。甚至賣笑氣的人一點都不擔心惹來麻煩,竟然光明正大地把送貨外包給專業的快遞公司了,絲毫不怕快遞公司知道自己賣的是什么,簡直是囂張至極!

                中國留學生亦深受笑氣毒害

                一年前,一名在美國西雅圖留學的中國女學生林娜自述: 因為好奇,在國外吸食笑氣,導致生活及身體機能全面紊亂,最終不得不放棄學業,坐著輪椅回國。

                和很多人一樣,林娜第一次吸食笑氣,是出于好奇。“我感覺我認識的留學生里,有一半人吸過笑氣。我們管這叫做‘打氣球’,當時很多人告訴我,說‘打氣球’會讓人比較舒服,還說它比抽煙喝酒的危害還要小。”

                隨后,林娜在自己住的公寓附近,買了四五盒笑氣彈、奶油槍和一些球。“第一次吸,我就用光了四五盒,差不多有100多支。吸完之后,就感覺腦袋里在蹦迪一樣。”這是林娜從未體驗過的新鮮感,在此之后,“打氣球”變成了她生活中的一部分。

                林娜回憶,公寓附近的煙店,一箱笑氣彈賣180美元(折合人民幣約1220元),“多的時候,一天能花掉七八千元‘打氣球’,一個月能花掉十幾萬,都是一箱一箱地買,一箱576支,打完暈暈乎乎的,然后睡著了,睡醒之后又接著打。”

                幾個月下來,林娜越來越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和心理都產生了變化。“打完氣球,脾氣會特別暴躁,還很容易餓,迷迷糊糊地點完外賣,等到送到公寓的時候,我又不想吃了,那段時間,我房間里到處都是食物腐爛的味道。”

                林娜還察覺到,自己的前胸和肚子上,長出了許多紅色點點狀的小包,雙手也因為長時間握著奶油槍,開始脫皮。彼時的林娜,已經失去了自控力。由于一個人住,林娜的變化沒有被及時發現。等到好朋友上門來找她,發現她已經嚴重到出現了失禁情況。

                隨后,好友將林娜送去醫院,入院兩天后,林娜被父母接回國。出首都國際機場時,林娜坐在輪椅上,這和大半年前健健康康的她,判若兩人。

                而在澳大利亞,一名叫做18歲的Hamish Bidgood的男孩,在黃金海岸畢業狂歡活動中吸食笑氣后從酒店11樓陽臺墜落身亡。

                2010年以來澳大利亞已發生兩起笑氣死亡事件,在2013-2016年間,英國共有18人因笑氣死亡。

                笑氣到底危害有多大:吸多大腦永久損傷

                笑氣就是一氧化二氮,超市出售的一氧化二氮小罐本來是用來發泡奶油的,但由于吸食后能帶來20秒的快感,所以很多人將其當作毒品使用。笑氣最大危害在于,吸入笑氣會排出氧氣。

                雖然包括澳大利亞和美國在內的很多國家都沒有對笑氣進行嚴格管制,但游走在灰色地帶的笑氣對于青少年的危害,實在是不容小覷。

                Westmead兒童醫院的Andrew Dawson醫生表示,笑氣會導致大腦萎縮,他曾見過吸食笑氣的20歲年輕人的大腦萎縮得就像酗酒40年的酒鬼。

                澳大利亞科廷大學(Curtin University)國家藥物研究所(National Drug Research Institute)教授奧索普(Steve Allsop)也在電視節目上表示:“笑氣存在極大風險,對大腦有持久損害,不應讓年輕人輕易買到。”

                責編:陳雨田

                • 路過

                新聞熱圖

                海外網評

                文娛看點

                國家頻道精選

                新聞排行

                秒速赛车平台